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啸礁石 石沉大海

欢迎光临 欢迎指导 石沉博客(引用本博客文字的请注明,否则视为剽窃)

 
 
 

日志

 
 

钢铁情缘(原创长篇)(七)劈山造田  

2015-07-05 18:30:08|  分类: 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钢铁情缘(原创长篇)(七)劈山造田

随着岁月更迭农场的发展,领导也有了交替,原来的场长回厂了,来了一位新场长,姓什么现在不记得了,但他有一个特征,头上没有头发。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搞农田改造,劈山造田。起初,我们还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个个都积极响应,刚好这也是“农业学大寨”运动的需要。山里的田大都是不规则的,七高八低,东一块西一块,有些田里还有泉水冒出,水都是冰凉的,我们称之为冷水田。当地农民,或许是自私或许是无意,划归给农场的都是一些贫瘠的冷水田,都是一些低产田或种不出庄稼的田。农田改造就顺理成章成了当时的头等大事了,于是,农场上下都热火朝天地开展起这场关于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的大运动了。

不知哪来的精神,不知是哪来的干劲,都是一些阿姨妈妈,都是一些无知青年,扛着洋镐铁锨,担起竹编的簸箕,浩浩荡荡地向荆棘、山石开战。本来一个山沟的水沟是在中间的,可根据当时的场长的规划和要求要把水沟移到山沟的两边去,乍一听是觉得不错,这样山上流下来的水可以直接流入水沟,不会冲坏农田了。可干着干着有人觉得不对头啊,从地势来看,山中的梯田都是中间地两边高,也就是说既定的方案是违背自然规律的。我也是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之一,于是我们向当时的场长提出了意见,觉得这样干好像是太盲目蛮干了。可这位场长不同意我们的意见,当然不乏他的理论、他的立场。他说:之所以现在我们这样改造农田,就是因为我们要由“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革命大无畏的精神”,就是需要我们敢于做别人做不到的伟大事业,就是需要我们有向大自然开战的勇气。一番话,振振有词,气宇轩昂,我们只有哑口无言。

天天与黄泥、石块、树根、尘土打交道,头发干枯了,手掌起泡了,脚底磨破了,肩膀红肿了,人都筋疲力尽了。但大家还是憋着一股劲,为了农场的明天,为了我们的明天,虽然觉得这样干存在问题。问题是要把山脚边的较高的泥土连同石块挖掉,填到原来中间的水沟里去,可水沟填了水往哪里流呢?我们又提出了新的问题,场长也觉得问题是存在的,他挠着没有头发的光头,一筹莫展。还是我们这批年轻人主动想出了办法,我们把以前全面开花的战斗方案改成分段施工的方案,先在一段准备填埋的水沟处开好临时排水沟,再进行填埋施工。方案正确了,我们的施工进度也加快了,眼看着山边的新水沟在一天天延伸,我们仿佛见到了胜利就在前头,曙光正在向我们招手。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老天不帮忙,下了一场暴雨。等雨停我们再去施工时,我们傻眼了,被填埋掉得那段水沟还是被洪水从成了水沟,水势汹汹,新挖出的水沟还是滴水没有。我们气不打一处来,原来我们提出的问题被事实证明了,我们几个月的辛苦都白费了。我们又去找场长理论,场长还是坚持他的观点,我们真的有些失望了。现在看来,我们的干部不是现在存在这样那样的的问题,实际上不管什么时代只要我们脱离实际,不讲科学,听不见群众的意见,那势必会犯错误,甚至于犯大错误。

在实际施工中,我们采用了灵活机动的作战方案,既不违背农场的统一部署要求,也不死搬硬套那些教条。有些中间低洼的地方我们还是保留原来的水沟,新开辟的水沟根据地势的高低因势利导,虽然水沟与原来的尽量要直的要求有些偏差,但这样施工出来的水沟是可以起到排水、灌水的良好效果的。接下来是造田的工作了,我们新的战斗接着打响了。

有些山沟中间的水沟填了以后,由于地势低的关系,在犁田和耙田是牛都会陷进去,一次以后,牛就不肯走过去了。怎么办呢?那是有一句很管用的口号:人定胜天。于是,我们就用人力,用铁耙,一耙一耙地将高处的泥土耙向陷到人大腿深的原来是水沟的中央。就这样,从早到晚,从冬到春,硬是将那些农田修改完毕。

春天来了,我们在被我们整修一新的梯田里种下了我们又一年的希望。清明的天气,正值雨季,农场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可田里的农活从此忙了起来。天还乍暖还寒,忙碌了去年一年的农田建设显得更加春光明媚。牛拉着犁耙慢悠悠地踩着水田的水声,好像在哼着山歌;我跟着老牛,随着被犁铧翻起的泥土带起的水流,慢条斯理地摇着竹鞭,不时地嘿、嘿几声。一边是泥土翻滚的水田,一边是水平如镜的秧田,一边是哗哗哗的泥水声,一边是丝丝丝的秧苗叶子飘拂声,好一派春忙的风光。虽然田里的水有点冻脚,可春风的柔和,高高的艳阳,把我们的心田都催暖了。在耙平的梯田里,叽叽喳喳的阿姨妈妈开始插秧了。那是农业是非常的落后,更不用说偏远山区了。我们都是刀耕火种的后代,步着老农的脚步,将一粒粒发芽的稻谷播在泥浆如稀的秧田里,待到小秧长到两寸长的时候,又将它移栽到每一块梯田上去。一行行秧苗顺着阿姨妈妈的手起手落,亭亭玉立在泥土芬芳的如诗如画的梯田上,谁能怀疑,谁能否定,在这人烟稀少边缘的山里,有一群不为人知的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为了国家三线建设而随父、随夫的人在修理着地球修理着人生。

看着秧苗一天天长高,看着秧苗一天天长绿,农场的环境更显生机勃勃。我们这些边缘的人好像也在一天天感到有了希望,可以想象,那情那景,希望对于我们是多么的重要啊。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