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啸礁石 石沉大海

欢迎光临 欢迎指导 石沉博客(引用本博客文字的请注明,否则视为剽窃)

 
 
 

日志

 
 

我也是西渡人了(原创散文)  

2016-11-07 15:46:3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远在江西的我就知道上海奉贤有个西渡的地方,在黄浦江的南岸,在沪杭公路上。

 听老单位的人说,西渡的房价很低,不妨在那里买一套房子,将来退休回上海可以作长期居住用。说说容易啊,真要在西渡买房子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虽然相比市区来说房价是很低,可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能拿出几万元的人毕竟不多,我当然是在拿不出很多钱的人群里,何况我们还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从上海到外地支援国家“三线”建设的“工人阶级”。

 听老单位的人说,西渡是养老的好地方,也不失为发展前途不错的地方。那里(朝南二十公里)南靠东海北接黄浦江,一条沪杭公路贯穿境内,南来北往的车流从渡口鱼贯而过,生活的气息天天被大小车辆装得满满当当的,从南而来又从北而去。那里的空气清新,没有重工业污染,错落有致的农庄镶嵌在一望无际的稻田里,偶尔还有些葡萄园和香梨园点缀在蓝天下,生活和环境相得益彰。

 在那时,这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事情往往不以人的意志所转移的,也不是一概而论的,西渡或许与我有缘。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由于国家国防工业的变革和国家改革开放蓬勃兴起,地处内陆的“三线”厂纷纷关停并转,我的老单位也在此行列,一个发展了三十年的国家大型企业就这样日益衰落,人心涣散,更加快了我们这批从上海出去支援外地“三线”建设的人的回乡之路的步伐。我也放弃了原单位的工作,停薪留职,回上海谋生。我这个被称为外地的上海人上海的外地人又回到了这个阔别了将近三十年的不是故乡的故乡,回到了这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回到了生我而没有养我的地方。要谋生,当然是自谋出路,而要有一间避风遮雨的房,顿时让我迷失了方向,就像燕子一样,当时飞离的时候有一个窝在屋梁上,可返回时已是物是人非翻天覆地,再也找不到那存有幼时梦想的屋檐下的那一扇窗。

 西渡,她不是我的故乡,我不知道她在何方。机缘巧合,公司的同事说,西渡的地方不错的,在2007年的早春,我依着同事的说法去到了当时的西渡,也是冲着西渡的房价低而去的。渡口上来,几家小商店,几家房屋中介店,冷冷清清。在中介店里询问房价时得知这里马上要造大桥了,是双层的,上层是汽车道下层是轻轨道。我心想,西渡应该是有发展的,买一套房子吧,将来就在此叶落归根吧,虽然这里没有都市的繁华、没有便捷的交通。于是,我开始了一系列的筹划、找房、筹钱、买房、搬家,在当年暮春的时候,我开开心心地入住到西渡的新家,成了半个西渡人。(因为还未到退休年龄,户口还不能回来。)

 西渡,我与她有缘,我没有看见她的过去,可我热爱着她现在的摸样。她像楚楚动人的女孩,正沐浴在不夜的黄浦江里,路过的轮船听着月亮讲的“闭花羞月”的故事逆流而上,斜拉索拉着太阳光在黄浦江上铺开大桥的钢梁。他是一个有思想的男孩,他在道路的两旁种上了一排排的香樟,让那海纳百川的上海郊区也能招来凤凰。于是,连城大厦首先连起了轻轨,像一位好客的主人为学子和创业者筑巢张开了双臂,迎着四方来客;拓宽的道路跟着时代拓宽着西渡人的的思路,商业街也跟着开放的西渡像潮水一样开张。

 2012年隆冬,天气不冷,人心更暖,我们全家落户奉贤西渡。我抬头看着天,风告诉我:你也是西渡人了。我低头看着地,我告诉自己:我是西渡人了。西渡不是我的故乡,我把我心中的故乡情种植在西渡,因为我是西渡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